• <strong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li id="4ak0k"></li>
  • <input id="4ak0k"></input>

    正文 第92章 走老路




    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pulb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        “喲,原來你的消息也這么靈通啊。不錯,我們廠房那邊,不是城市作戰部隊的地嗎?上面領導發了話,說咱們這一塊得挪一挪,畢竟軍民一家親嘛。呵呵呵,你問這個是有什么事嗎?”

        王經理說話間,不自覺端起了架子。

        “我確實有事麻煩王大姐。”

        蘇昕棠倒是沒有在意對方的態度,說了事情始末:“是這樣的。我就想著,你們的廠子要是搬走了,我送貨不是也越來越遠嗎?我就想啊,你們廠區也那么大,我就在你們廠區邊緣,要一塊地。也不用多大,能搭建窩棚繼續做麻辣泥鰍和麻辣小魚仔就行。你看咋樣?”

        喔,原來打得是這個主意啊!

        王經理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“這事兒,還真的不好辦了。”

        王經理糾結了,語氣也開始拿喬起來:“小蘇啊,你也知道,這地可是咱們廠長向縣政府打報告,再由上面派人下來評估,這才劃了地盤給咱們廠子。說句不好聽的,這種事啊,我就是一個管理后備采購的,哪敢把手伸那么長,朝地皮下手?”

        “王大姐的本事大著哩,我心里都明白著呢!”

        蘇昕棠親親熱熱挽住王經理的手:“其實我也不是要什么地皮,我就是在你們廠區邊緣要一小塊兒。我知道,王大姐要玉成此事,肯定得多方周旋。我也明白王大姐的辛苦。這點小心意,給王大姐拿去買茶水喝。就辛苦王大姐了!”

        蘇昕棠趁勢遞了一扎毛票過去。這些錢,正是蘇昕棠今天收到的貨款。

        錢雖然不多,卻也有好幾十塊錢了。

        這年頭的“公務員”不比新世紀,一個月就拿著幾十塊的死工資,能拿一百塊以上的,已經很難得了。

        蘇昕棠突然遞上好幾十塊錢,把王經理的眼睛都瞪圓了。

        她飛快的看了眼左右,急忙把錢藏了起來。確定外表看不出來后,才有些尷尬的朝蘇昕棠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小蘇都這么信任我,我一定拼盡全力,也要給你辦成此事。只是,那肉松餅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王大姐放心,這些日子我仔細想了想,已經把肉松餅的配方想起來了。想來也八、九不離十了。王大姐就放心吧!”

        “那好,我等著小蘇的好消息!”

        兩人相視一笑,一切都盡在不言中。

        王經理之所以這么重視肉松餅,自然不是因為她嘴里說得什么老姐妹,而是縣里那位的夫人喜歡美食。

        她曾試著走對方的路子,可怎么也敲不開對方的嘴。唯獨蘇昕棠做得肉松餅,卻讓對方有了興趣,連續問了她三次。所以,她才不顧蘇昕棠的拒絕,一再堅持要肉松餅。

        眼下這樣的結果,王經理很滿意。

        蘇昕棠也很滿意!

        要是能順利拿下一小塊地,自己建一座小樓,不是比什么都好?

        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順利拿下一塊地。

        她想到了阮文超的工作,似乎和縣領導關系很好。可這樣的念頭只是一閃,就很快淡去。

        還是不要事事都麻煩文超哥了。

        此刻的阮文超,卻面臨著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。

        上次蘇昕棠還他錢時,被人看見了,還因此舉報了他。此刻,他面對調查組的同志,感覺一個腦袋兩個大。

        那些錢,原本是他賺外快得來的。

        借給蘇昕棠時,又沒有人證物證,偏巧還錢時被人看到了,他要如何證明這筆錢的來歷?

        “我都說了,這些錢是我借給蘇昕棠,蘇昕棠碰到我,就順便還給了我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們的關系?我們從小在一個軍區大院長大,彼此從小認識,就像親兄妹一樣親。我借錢給她又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扯上行賄受賄?上次下鄉參加調查是一早就準備好的,這樣的大事更不是我提議的,我更沒有表決權,怎么能算到我頭上?”

        “我都說了,這只是巧合!世界上就有這樣的巧事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阮文超說得口水都干了,上面來人依然堅持阮文超公事私辦,存了私心。更有他的死對頭趁機狠狠踩了他兩腳,逮著此事不肯放。

        調查來調查去,有人提議找蘇昕棠調查了解此事。

        找上蘇昕棠的時,蘇昕棠完全蒙圈。

        面對調查組的同志調查時,她一本正經地將事情始末說了出來。由于不清楚阮文超都交待了什么,她也只得盡量簡化,把當初肖傾野無意中受傷,送進醫院沒錢治病,巧遇兒時伙伴借錢。以及后面的還錢,都說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對方不死心,刻意把問題拆分成無數小問題,試圖各個擊破。

        蘇昕棠內心好笑,別說事情真相真如她所言那樣,即便她說了慌,這樣的問話她也根本不懼。

        不過,她還是很配合這些人的調查。

        調查組同志問來問去,見蘇昕棠翻來覆去回答的也都是那幾樣,這才失望返回。

        這是阮文超丟開“鐵飯碗”徑直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下海,的事件源頭嗎?

        不對啊!

        上輩子的此時,她和阮文超并沒有交集,更不要說發生借錢,還錢這事。

        蘇昕棠的心瞬間有一種恐慌!

        是不是無論她怎么努力,歷史的軌跡還是在沿著上輩子的路走?她明明救活了向毛毛,把他從向家村帶走,也改變了上輩子肖傾野的悲慘命運,她也不用再擔心歷史悲劇再度重演。

        可眼下,阮文超卻沿著老路在走,眼看著又走到了離職下海的命運轉折點,這讓她心底的緊迫感更甚。

        但愿這把火,不要點著了他。

        阮文超的調查結果遲遲沒有下來,調查組的同志一天天往周家跑,不但耽誤了蘇昕棠做活兒,更影響了她的作息睡眠。

        就在調查組的同志咄咄逼人的詢問蘇昕棠時,一個女人突然造訪。

        “媽,你怎么來了?”

        再見到鮮活的老媽,蘇昕棠感覺恍若過了一個世紀,激動得一把抱住了他。

        發出內心深處最足夠的誠意。

        “媽媽,我好想您呀……”

        都說女兒是母親的小棉襖,蘇昕棠埋頭在母親的懷里,又一次感受到了來自家人的感動。
  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   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