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li id="4ak0k"></li>
  • <input id="4ak0k"></input>

    正文 第1240章 陳年舊事




    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pulb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        賀夢安沒有考慮別的政治因素這些在里面。

        她最初愿意這么博一把,愿意動用她的人脈和力量,設法搞到儀器,這完全是沖著白培德來呢。

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手術很成功。相信要不了多久,他就能回國了。”胡志中說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賀夢安松了一口氣:“那不知道,我什么時候,能見到柏少……”

        說到這兒,她頓了一下,自覺的改口:“見到老白。”

        畢竟,這已經是幾十年過去了,大家都從當年意氣風發的青年,變成如今黃土埋半截的人了,還叫白培德為“柏少”,頗有些嘲弄的意味。

        “應該很快,我晚點回去休息一下,再替你們聯系安排。”胡志中承諾著這事。

        賀夢安有些愧疚的看著他:“老胡,不好意思啊,我一時看你回來,有些激動,都忘記了,你也是長途跋涉了來,還沒有回家好好休息。你先回家休息好了來,我不急。”

        五十多年都這么過來了,也不差這么一兩天。

        她叫過管家,示意這個叫汪管家的人,送胡志中回家。

        胡志中有他的助手隨同的,婉言謝絕了賀夢安的好意,在助手的陪同下,坐著車回了他的住處。

        ****

        白培德這兩天看著白童還有孫淑華的神情,大約也猜到,藍胤的手術,應該是成功了。

        所謂的人逢喜事精神爽。

        那種發自內心的開心,是怎么也掩飾不了的,這種開心,是前陣子的那種強顏歡笑不能相比的。

        白培德默默嘆氣。

        “爺爺,你有什么不開心的?”白童問著白培德。

        她甚至想,爺爺是不是在擔憂著藍胤的情況?

        她不用白培德問出口,就直接告訴了白培德實際情況:“爺爺,放心吧,藍胤的手術很成功,你不要擔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白培德笑笑,點頭應承:“嗯,我不擔心了。他能好起來,我就徹底的放心。”

        他現在,擔憂的,不是藍胤的事,而且之前答應的見賀夢安一面的事。

        果不然,沒多久,他就接到了胡志中的電話,胡志中回國來了,帶回了藍胤的口信。

        這也算是徹底的對外公布了藍胤的喜訊。

        一時間,整個神劍團都是喜氣洋洋。

        戰士們都知道了,藍胤的手術成功了。

        這消息傳來傳去,竟變成了,藍胤的眼睛,已經徹底的治好了,他依舊能夠百發百中,眼力一點不減以前。

        雖然這樣的進程,太快了,也太過理想,可也證明,藍胤在這些戰士們的心目中,呼聲是有多高。

        甚至有人都在打聽,藍胤什么時候,能重返他的崗位,再帶領神劍團,當神劍團的團長。

        胡志中可沒有機會知道這些事。

        他已經約著白培德,在一起見了面。

        “老白,你也知道,藍胤的眼疾,已經是手術成功,賀師妹都在詢問,什么時候,你才能按約定的,見她一面?”胡志中追問著這個時間。

        白培德默默的卷著葉子煙。

        胡志中看著他這個舉止,有些生氣,一把將白培德的葉子煙給搶了過去:“老白啊,這抽煙有害健康,少抽一點。”

        白培德嘆氣:“我又不是醫生,哪需要懂這么多的養生知識?何況,我都抽了幾十年了,現在讓我不抽,我怎么能過下去?這煙癮幾十年,可能說不抽就不抽。”

        胡志中聽著他這么一說,倒替白培德有些心酸了。

        為什么當年氣宇軒昂、儀表堂堂、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一呼百應的柏少,如今竟然這般模樣,連這么低劣的葉子煙,都讓他產生這么強的依賴和感情。

        胡志中不好再勉強白培德現在一下子戒煙,他默默的把這葉子煙,又給白培德推了過去,然后,有些不忍心的道:“既然你喜歡抽煙,我那兒還有幾條好煙,改天,我給你送過來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白培德磕了磕煙袋中的煙灰,然后,把這個葉子卷成香煙的模樣,裝在煙斗中:“抽慣了這個煙,換別的煙,不好使。”

        胡志中就看著白培德在那兒點上了煙,慢慢的吞云吐霧。

        “賀師妹這邊……”胡志中再度問了一聲。

        白培德沉聲道:“放心,我既然答應了的,當然不會反悔,自然會見她一面。”

        他只是,沒有想到,如何面對賀夢安。

        或許,胡志中這些不是當事人,不清楚當年的事,自然也不會懷疑賀夢安的人品,依舊會跟賀夢安保持著密切的往來。

        可對于白培德來說,他卻是耿耿于懷。

        其實,也不過就是最狗血不過的三角戀罷了。

        當年的賀夢安追隨著新思想,也跟著人出國留學,在國外舉目無親,聽人說柏少這人樂施好善,經常幫助留學的學生,賀夢安也過來求助。

        畢竟,白培德那時候的家境優越,獨自在外闖蕩,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人。

        都是出國在外求學的人,獨自在異國他鄉有多艱難,是深有體會,所以,白培德更會努力的幫助每一個在國外留學的同胞,然后團結大家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賀夢安受了白培德的支助,十分感激白培德,見白培德習慣忙于學業和事業,生活上比較馬虎,便時常過來幫著白培德打掃屋子,做些家務,也算是對白培德的報答。

        一個是青年才俊,一個是窈窕淑女,一來二去,兩人彼此都慢慢有意,自然而然,就處上了對象。

        原本這應該是佳話,這在外人的眼中看來,也算是才子佳人,很相配的一對。

        可哪料得,這佳話,沒維持多久。

        沒過多久,白培德的表弟,也來國外留學,自然而然來投靠著白培德。

        白培德高興,還邀請了不少朋友過來,一起給表弟接風洗塵,賀夢安自然也是應邀之列。

        然后戲劇性的一幕發生,在賀夢安趕過來時,表弟卻是認出了她,當著眾人的面指出,賀夢安是他的未婚妻,兩人在國內的時候,就訂了婚的。

        這一幕,讓大家都感覺極為意外。

        這賀夢安,不是跟白培德是一對嗎?怎么卻又是表弟在國內的未婚妻?
  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   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