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li id="4ak0k"></li>
  • <input id="4ak0k"></input>

  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天命之人




    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pulb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        原來在不遠處,尹鐘靈已經釋放了雁蕩山專用的信號彈,而對于這些信息,臉譜惡徒也心知肚明,所以飛快撤退。

        “大牛,你沒事吧?”

        王刑天快速過來扶起了楊根碩,他一眼就看出楊根碩身受重創。

        “我,我沒事!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忍著痛苦,艱難地說出了這幾個字。

        “不說了,先回去!”

        王刑天背起楊根碩,找到尹鐘靈一起快速回去。

        回到尹伯渠住所,楊根碩被放在了一個特殊的房間之中。

        “大牛,這次是我疏忽了,沒有想到逆海的人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行兇,可真是越來越放肆了!”

        看著楊根碩那痛苦表情,尹伯渠自責地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尹叔叔,這不怪你,他們的氣焰越來越囂張,留給我們的時間只能是越來越少,我需要知道更多關于修行界的事情!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心中掛念的人實在太多,這次連自己都差點折在那些人手中,更別說自己身邊的人了。

        “好小子,我沒有看錯你,你是一個有擔當,有氣魄的年輕人!”

        “好了,伯渠,我們先讓大牛休息一下!”

        王刑天給尹伯渠使了一個眼色,然后兩人和慕容秋荻一起走出了房間。

        客廳之中,兩名掌門對坐,面對眼前情況,兩人都神色凝重。

        “伯渠,看來事情比我們想象的要嚴重的多!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感覺到了,這些人居然敢在我們的修行地明目張膽地行兇,這說明他們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夠了,離著真正的大戰不會太遠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想有必要走一趟雷音寺了。”

        王刑天慢慢地喝了一口茶,然后眼神看向了遠方,似乎看到了一個很神圣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旁邊的尹伯渠慢慢地點點頭,修行界出現如此劇震,能夠引導大家站到一起的,除了雷音寺不做他想。

        “可是雷音寺不管修行界的事情已經很多年了,甚至我們連確切的位置都不知道!”

        “現在管不了那么多了,明天我就出發,一定要找到雷音寺駐地,剛才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臉譜人,我和他對擊一掌就感覺到筋骨寸裂,這說明逆海的實力已經發展到了深不可測的程度,如果我們再不行動很可能就是坐以待斃!”

        “刑天,可是你現在走太危險了,你也受了傷,不如修養幾天吧!”

        尹伯渠早就覺察到了王刑天的胳膊一直在顫抖,這已經影響到了內力的正常發揮。

        “沒有時間了,你們照顧好大牛,我現在去調息,明早就走!”

        王刑天說完就走向了自己的客房,這次雷音寺之行勢在必行。

        “唉,道消魔長,看來修行界的這場劇震必須要天命之人才能夠消弭了!”

        尹伯渠緩緩搖頭,上一代的雁蕩山掌門就已經跟他提到過逆海崇行的有關線索,還預言了只有天命之人才能夠解決這場紛爭。

        “天命之人會是誰呢?”

        尹伯渠不自覺地看向楊根碩所在的房間,不知道為什么,他對楊根碩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,每次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一種希望。

        這個特殊的房間是尹伯渠的獨門修行之地,這里面放滿了各種雁蕩山的天材地寶,對于修行和傷勢的恢復都有莫大的好處。

        楊根碩就靜靜地躺在白玉床之上,而尹鐘靈一直在旁邊陪著他。

        “大牛,你好點了嗎?我好擔心!”

        尹鐘靈雙眼之中飽含淚光,在她心中,楊根碩可是為了自己才受到如此重創,她感覺到是自己害了他,所以內心十分的難過。

        “傻丫頭,你不要擔心,我這身板硬著呢,你還不知道嗎,呵呵!”

        沒有想到楊根碩不僅是不擔心自己,還逗她開心,尹鐘靈越發感動。

        “哼,都什么時候了,你還有心情開玩笑!”

        尹鐘靈慢慢地端起了旁邊一杯玉露茶,這是她親自給楊根碩熬制的,按照尹伯渠的說法,這玉露茶可以清熱解毒,對于緩解楊根碩體內的內力創傷有很大的好處。

        “我可不是和你開玩笑,咳咳!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還要假裝沒事呢,可是體內的一股亂流瞬間讓他開始不斷地咳嗽。

        臉譜人那一掌雖然他接住了,但是當時雙方力量不成正比,他處在力竭虛空狀態,而臉譜人則是全力一掌,沒有被打死就算不錯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看你,快喝了它!”

        看到楊根碩臉上露出痛苦之色,尹鐘靈心中一陣焦急,趕緊端起玉露茶遞到了楊根碩的嘴邊。

        楊根碩慢慢地張開嘴喝了一口,那味道甘甜清涼,口感極佳,這還是他第一次喝到如此美味的清茶。

        “這茶真不錯,修行界的寶貝就是多啊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就別貧嘴了,你這傷勢我都能夠看出來非常重,都是因為我!”

        “和你無關,我早就感覺到周圍的氣氛不對,所以我故意隱去了身形,就是要看看到底是誰在跟蹤監視我們,沒想到真讓我給釣出來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哦,原來是你小子用我當誘餌,這么喪心病狂的事情你也做得出來!”

        尹鐘靈終于是明白了,楊根碩當時使用鬼蹤步不是為了“對付”自己,而是要引出黑暗之中的敵人。

        “啊,哈哈,鐘靈,我只是用了點策略,怎么也不會眼睜睜看著你受到傷害,你可要原諒我啊!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剛感覺到自己說漏嘴了,但是尹鐘靈卻直接抱住了他。

        “大牛,我怎么會怪你呢,看到你為了我不顧性命安危,我真的很感動!”

        尹鐘靈的終于再也無法忍耐,眼淚從眼眶之中沖出。

        “傻丫頭,你放心吧,只要有我在,誰都傷害不了你!”

        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是楊根碩對于尹鐘靈漸漸有了一種很神秘的感覺,眼前的女孩在自己的心中已經占據了一席之地。

        “呃哼!”

        就在兩人纏綿之際,卻是聽到了兩聲咳嗽。

        “哈,大牛,你好點了嗎?”

        尹伯渠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了房間之中,楊根碩趕緊和鐘靈分開。

        “尹叔叔,你這修煉房和玉露茶真是太管用了,我現在好多了!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坐起身來作出各種動作,實際上他是在壓制著傷勢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鐘靈,你先出去下,我和大牛有話要說!”

        “啊?什么話啊,不能當著我的面說,這么神秘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哈,都是男人之間的事情,你還是回避下吧!”

        “切,你又來了!”

        尹鐘靈看著父親神神秘秘的樣子就來氣,還不讓她在場,也不知道兩個人要談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看著女兒帶上門離開了,尹伯渠坐在了旁邊。

        “大牛,你感覺怎么樣,這里沒外人,你就別隱瞞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,尹叔叔,還是被你看出來了,那和我對掌的人的實力很強!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咳嗽兩聲,慢慢地靠在床上,他感覺到那人的掌勁很不一般,似乎那股力量一直留在自己的體內,甚至在破壞自己的真氣運轉。

        “我和刑天聊過了,他也和那臉譜人對過掌,那人的實力確實很深厚。”

        說完,尹伯渠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玉瓶,然后從里面倒出了一顆晶瑩剔透的丹藥。

        “這是?”

        那丹藥一出瓶,楊根碩就感覺到其中蘊含了極強的能量,自從修煉出真氣之后,對于這種能量體的感知力越來越強。

        “這是我們雁蕩山獨門的九轉真丹,我師傅只傳給我三顆,現在是派上用場了!”

        尹伯渠臉上帶著慈祥的笑容,楊根碩內心卻是一顫,上任掌門傳下來的,只有三顆,不用說就知道這是雁蕩山的傳家寶。

        “尹叔叔,這么貴重的丹藥還是不要用在我的身上了,我其實沒什么,修養兩天就沒事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大牛,你要相信我,我用這丹藥自然是有我的用意的!”

        尹伯渠眼神犀利,神色凝重,楊根碩感覺到很奇怪,難道自己對于雁蕩山這么重要?

        “大牛,現在的局勢你也看到了,逆海猖獗,道消魔長,我也不瞞你了,現在的情形我的師傅尹洪在十年前就預料到了,而且我師傅還給我留下了一則預言,說只有天命之人才能夠解開這一場大紛爭大浩劫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天命之人?尹叔叔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不敢置信地看著尹伯渠,他已經明白了尹伯渠話中的意思,難道自己真是那天命之人?

        “事情發展到現在,和我師傅的預言十分的相近,我師傅既然說天命之人會出現在我們雁蕩山,自然是有道理的,我不會放棄任何的可能性。所以,不管是為了鐘靈,還是為了雁蕩山,甚至整個修行界的未來,我都不能讓你有事!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感覺到了沉重的壓力,尹伯渠的話給他的震撼太大了,讓他久久不能平靜。

        “尹叔叔,我明白了,我相信你!但是,也不能這么草率的確定吧!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感覺到如果自己真的是天命之人,那么肩頭的擔子就太大了,自己以后做事都要穩重,絕對不能沖動,因為那樣影響的可能是整個修行界的安危。

        尹伯渠微微一笑,“哪怕只是沖著你和靈兒的關系。所以,趕緊吃下這可九轉真丹,馬上運功調息,我知道你內力深厚,而且身上隱隱有真氣流動,一定可以煉化藥力的!”

        楊根碩重重點頭:“多謝尹叔叔,我會盡快好起來。”
  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   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