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li id="4ak0k"></li>
  • <input id="4ak0k"></input>

    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四章:還真是把持不住啊!




    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pulb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        蘅落:“難得啊!”

        連翹:“無法想象。”

        沈六溪看著這兩人,無奈的想走去被蘅落攬住:“沈公子,雖說我與你不是很熟,但是出于我們王爺與你王爺是兄弟的關系上,你告訴我,誰把你打成的這樣,我去給你報仇。”

        沈六溪:“--------”誰讓你報仇了。

        連翹在一旁譏諷:“你的武功和他半斤八兩,他都這樣了,你去能占到什么便宜?”

        蘅落這就不滿了:“什么半斤八兩,你見我和他比過嗎就半斤八兩了。”

        連翹:“興許你武功還沒人家高,說你半斤八兩都是抬舉了好嗎?”

        “你這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呢!誰跟你是一家的你弄得清楚嗎?要夸你也得先夸我-----”蘅落喋喋不休,連翹也不甘示弱,兩人吵著吵著便吵一邊去了。

        甚至完全吵偏了的說起了上次青蛙落水的事件,這下就更加面紅耳赤爭論不休了。

        懷香十分習慣這兩人的斗嘴,便無視的看著沈六溪手臂上的兩道劍痕,雖不深,但是卻流了血,而他身上好幾次衣服都被劍劃過:“沈公子,你被何人所傷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一只狗,不必擔心。”沈六溪說完,便漠然的轉身回了自己屋子,關門。

        懷香:“----”狗?

        此時屋子里,靈犀笑顏如花的看著眼前正生氣的人:“殿下,這有什么可生氣的,你看我不是還在這里嗎?”

        楚嶙峋深吸了一口氣:“真沒想過跟他走?”

        靈犀搖頭:“我不喜歡他,就算當年他不是有意害我父皇母后,可是也脫不了責任,姬崇翎這個人一心想要做皇帝,已經快瘋魔了,而我,只想找出當年下令屠宮的罪魁禍首。”

        楚嶙峋眼眸中才微微收斂了冷色,看著她:“當年能與他聯手,并且悄無聲息混入和親隊伍里,還能瞞著我父皇調動兵權的人,必定是位高權重,這樣的人,在朝中屈指可數。”

        靈犀眼底懵然一緊:“殿下懷疑誰?”

        “沒有懷疑,之時當年能這樣做的,無非三人。”楚嶙峋伸手將她的手拉過來握著:“我師父公羊老將軍、相府司徒太師、以及兩年多前就去世了的晏老侯爺。”

        此三人當初在朝堂上皆是呼風喚雨的人物,又都是三朝輔君,公羊老將軍三年前便退隱回了湘西老家,司徒太師本在五臺山修行,卻被當今皇帝重新召集回來,而晏老侯爺早就死了。

        楚嶙峋說位高權重之人,此三人是最有可能的,可是-------靈犀一個都不敢去想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兩人,公羊老將軍是楚嶙峋的師父,從小對他耳提面令傳授一身武功,一步步將他培養成西北戰神。

        而司徒太師-----她如今這個假身份的爺爺,曾經在相府數月,心中對他雖不說有多深的感情,但是絕對不會讓自己隨意去懷疑揣測他。

        她與司徒相府的關系很復雜,所以此時此刻,她害怕去想。

        “除了這三人,還有沒有-----”靈犀說到這里,卻苦笑:“司徒相府的可能性有多大?”

        楚嶙峋伸手將她攬到懷里:“我不知道,也不想妄加猜測。”

        靈犀在他懷里抬頭,唇角苦澀:“你父皇當年若是忌憚晉國,那么他身邊的這些老臣自然是想讓他沒有后顧之憂。”

        “父皇對晉國確實有忌憚,但是卻從未想過用如此手段。”楚嶙峋低頭看著她:“而據我所知,我師父當年朝堂退隱,正是因為晉國被滅,他以為是楚絕塵一人所為,加上楚絕塵回來后便加封儲君之位,師父對我父皇便生出芥蒂,師父便辭官回鄉了。”

        靈犀沉默了一下:“我還記得,當年文柳先生和司徒朗身為楚國的左右丞相,晉國宮亂一事發生后,也辭去了相爺之職,去了金玉樓做了一個說書先生,從此與司徒相府從關系密切也變得有些生疏。”

        楚嶙峋眉頭不展:“所以,一切的疑點,都推向了司徒相府?”

        靈犀閉眼:“司徒相爺和司徒九云對我很好,而司徒青天,我敬重他,司徒相府對我而言,挺重要的。”

        楚嶙峋摟緊了她的肩膀:“放心,我會幫你查的。”

        靈犀從他懷里出來,眼神黯然的看著桌上的茶壺:“讓晏今朝過來一下吧!我想問一問他。”畢竟是晏老侯爺的孫子。

        楚嶙峋嘆息:“并不急于這一時的,剛剛回來休息一下再說。”

        靈犀卻搖著他的手臂:“我很急的-----”

        西北王無奈的看著她,認真且灼烈的問:“你告訴我,此時此刻,身體可有什么不適的地方?”

        她坐直身體,微笑說:“完全沒有。”

        楚嶙峋聽后便點頭,十分聽話:“你先換身衣服,我去找他。”

        西北王真的是太好使喚了,靈犀看著他站起,眼角劃過一絲狡黠的一把拉住她,并且以最快的速度便撲倒了他的身上掛著,一雙明亮的雙眸正眨巴眨巴的盯著他。

        面對著這個新穎奇特的姿勢,楚嶙峋不得不托住她的腰一臉無可奈何:“要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王爺出門前,想先非禮一下。”她說完,便收緊他脖子上的手臂,主動送上一吻,蜻蜓點水唇間含情。

        楚嶙峋眼底劃過一絲炙熱的唇角勾笑:“你知不知道這樣做,本王很可能就不出門了?”

        靈犀一楞,趕緊要從他身上下來,她就算想無賴的親一下他而已,并不是想撩撥他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楚嶙峋如何能讓她下來,一個側身便讓她坐在了桌子上,輕微壓下身子,便將人牢牢的鎖在了懷里。

        靈犀笑的心虛奉承:“殿下,那個----我真的很急著找晏小侯爺。”

        “急嗎?”楚嶙峋緩緩湊近她的輕笑,聲音磁性低沉:“有多急?”

        靈犀咬唇,這幅勾魂攝魄模樣的西北王,真的是讓人把持不住啊!

        楚嶙峋手指撫在她的臉頰上,閉眼緩緩湊近,靈犀避無可避的望著這張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臉,恍然間就看著一紅色的腦袋從自己身后竄了出來。
  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   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