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li id="4ak0k"></li>
  • <input id="4ak0k"></input>

  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 考核報名




    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pulb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        “也不知云薇薇在干什么……”

        身份令牌除了能讓武者與籠罩整個外門的大陣陣靈溝通,獲得需要的幫助外,還能讓外門弟子彼此間交流,林步征在好奇之下,將身份令牌拿出,呼叫云薇薇。

        “滴!正在呼叫外門弟子云薇薇,請等待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神識聯系建立成功!”

        陣靈的提示音,通過身份令牌,在林步征腦海中清晰響起。

        僅僅過了幾息時間不到,身份令牌另一端,便傳來了云薇薇柔柔弱弱的聲音:“林師兄,你在叫我?”

        林步征笑道:“怎么樣,現在心情好些了嗎?”

        不久前的入門宴上,楚梵天將所有新入門弟子,盡皆刻薄辱罵了一遍,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云薇薇,后者不等入門宴結束便黯然離場,心情看起來低落無比。

        云薇薇自幼父母雙亡,飽嘗人情冷暖,在宗門中更是形單影只,除了林步征外,連個能說話的朋友都沒有,林步征自然要多關心一下她。

        “多謝林師兄關心,入門宴上發生的不快,我都已經忘記了!”

        云薇薇的聲音,雖然和往常一樣怯怯的,不過活潑愉悅,看起來入門宴上發生的事情,確實沒有過多影響到她。

        “林師兄,外門執事給我分了好大一間房屋,屋外栽種了很多靈花,環境很好,室內煉丹室也很大,我現在正在煉丹呢……”

        云薇薇興奮激動的聲音,在身份令牌另一端清晰響起。

        原來,云薇薇從入門宴上離開后,在身份令牌的指引下,徑直來到外門弟子休息區,選擇了一個合適的住處。

        林步征聞言,心中一動:“你在煉丹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!”

        云薇薇笑著回答道:“我在煉制地尊丹,前幾次都失敗了,也不知這次能不能成功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地尊丹?”

        “薇薇,你才僅僅靈道境界修為,就能煉制地尊丹了?”

        林步征聞言,心中頓時充滿驚訝。

        地尊丹,顧名思義,乃是可令靈道巔峰武者沖破武道瓶頸,晉升地道境界的丹藥。

        不僅煉制過程繁瑣無比,幾味主藥的藥性更是相沖,很難處理,即使是丹道大師輕易都無法煉制,至少要地道境界的丹藥大尊,才能煉制成功。

        然而眼下,云薇薇僅僅靈道修為,便能煉制地尊丹,如此丹藥天賦,高的令人咋舌,不愧是萬壽藥帝的后代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也只是試一試,并不見得一定能成功,前幾次嘗試都失敗了,這次成功的可能性也很小……”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云薇薇正說著,身份令牌另一邊,頓時傳來一記震耳欲聾的轟鳴聲,兩人身份令牌之間的聯系,頓時中斷。

        轟隆!

        緊接著,林步征感到一股輕微震感,從休息區某個方向傳來,令整個庭院都晃動起來,房頂上落下簌簌灰塵。

  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該不會是炸爐了吧?”

        林步征目瞪口呆,根據種種跡象來看,云薇薇這次煉丹應該是失敗了,藥性并未成功融合在一起,而是激烈排斥,形成了炸爐。

        不過這炸爐的動靜,也忒大了點,大半個外門弟子休息區,皆是能清晰感覺到,估計又要驚動執事殿。

        不過,云薇薇有門中前輩照拂,再加上煉丹失敗炸爐,本來就是無比正常之事,即使驚動執事殿,問題也是不大。

        “滴!因為未知原因,你與外門弟子云薇薇之間的聯系中斷,是否重新連接?”

        這時,陣靈的聲音,在林步征腦海中響起。

        “不了。”

        林步征拒絕,旋即想了想,回復道:“可否呼叫外門弟子月婉清?”

        “滴,正在呼叫外門弟子月婉清,請稍后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神識聯系建立成功!”

        陣靈聲音剛剛消失,月婉清清脆的聲音,在身份令牌另一端清晰響起:“林師兄,你找我有事嗎?”

        林步征笑道:“沒什么,就是想問問你,有沒有在休息區找到合適的住處,我們有時間可以出來聚一聚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多謝林師兄關心,我和姐姐自小就沒有分開過,眼下已經在休息區的桃花坳中,找到了合適的住處。”

        月婉清話音未落,身份令牌另一端,陡然傳來了月婉冰的聲音,如同萬年冰山般冷漠無比:

        “婉清,你在和誰說話?”

        月婉清回答道:“是林師兄!他通過身份令牌呼叫我,我正告訴他我們的住處呢!”

        “哼,林步征一個臭男人,探尋我們的住處想要干什么?肯定不懷好意!”

        “婉清,我警告你,以后離林步征那個騙子遠一點,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,不要等被他騙了再后悔!”

        啪嗒!

        月婉冰話音未落,林步征和月婉清身份令牌之間的聯系,陡然中斷,顯然是月婉冰替月婉清強行掛斷的。

        “每次都說我是騙子,我騙你什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女人真是不可理喻!”

        林步征一臉悻悻,月婉清這個小姑娘還好,心思單純,天真浪漫。

        相比之下,月婉冰的性格則是無比極端,不僅性格冷漠,不喜和他人交流,更是對男人充滿仇視,也不知道這份苦大仇深究竟從何而來。

        “滴,外門弟子烏涯醉正在呼叫你,是否接聽?”

        這時,陣靈聲音,在林步征腦海中再次響起。

        “接聽!”

        林步征皺眉,完全想不到,烏涯醉因為何事聯系自己,不過仍然示意陣靈接聽:“烏涯醉,你找我有事嗎?”

        “沒事,沒事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就是想試試,用身份令牌聯系其他外門弟子是否方便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又不認識其他人,只好聯系林兄,看來這身份令牌的聯系功能確實蠻不錯的,哈哈!”

        烏涯醉的聲音,在身份令牌另一端響起,如烏鴉聒噪般難聽。

        “以后沒事,少和我聯系!”

        林步征臉色一黑,想也不想,中斷通話,他可不想和這只喪門烏鴉有過多往來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又來?”

        林步征剛剛中斷和烏涯醉的聯系,身份令牌便再次震動,傳來信息,林步征本來一臉不耐煩,可聽完這個消息后,臉色頓時變得無比凝重。

        “滴,外門第一輪考核,浮生若夢,將在一個月后開始,是否報名?”
  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   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