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li id="4ak0k"></li>
  • <input id="4ak0k"></input>

    《窮鬼的上下兩千年》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四章:放不下的屠刀




    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pulb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        晚間的山林昏黃,顧楠就坐在路邊,吃著那個和尚給她的兩個半饅頭,饅頭早就已經沒有了原本的蓬軟,一口下去又冷又硬,咬開之后就像是碎開的石粉一樣散開。

        這絕對算不上是一頓好吃的飯食,不過顧楠還是吃得很快,她已經餓了有一段時間了,雖然餓不死,但是餓肚子的感覺還是很難受的。

        大概是看顧楠吃起了東西,這叫做玄奘的和尚也覺得有些肚餓,便一同坐在了路邊,拿著自己留下的那半塊饅頭,掰開了一塊放進了自己的嘴里嚼著。

        嚼著嘴里碎末似的饅頭塊,顧楠想了想玄奘這個名字,似乎在哪里聽過,但是想不起來是誰了,琢磨了一下,可能是哪個歷史留名的人物吧。

        要是從前她還會細細回想一番,但是現在,她卻沒有再去多想,畢竟現在的她自己也已經是一個歷史中人了。

        沒有去看和尚,顧楠一邊吃,一邊問道。

        “和尚,你要去哪?”

        這地方偏遠,再往外走一些就要出了中原一帶了,又是在深山老林之中,很少能在這樣的路上見到什么行人。

        玄奘聽顧楠問起,咽下嘴中其實有些難以下咽的饅頭,轉過頭看向了一個方向,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向西。”

        “向西?”顧楠微微有些詫異,向西那是要出關的路,她隨口問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要往西去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玄奘想了一會兒,又或者是想了有一段時間,才緩緩地開口說道:“去問佛心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佛?”顧楠念了一遍這個字,搖了搖頭:“玄之又玄的東西。”

        她并不信這些,而且就算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佛,算起歲數來,她倆應當也差不太多。

        這話可以算是有些不敬佛門,顧楠本以為這玄奘和尚會因此說道自己一番。

        誰知玄奘只是道了一句:“善哉。”

        隨后笑著說道:“女施主說的沒錯,這佛,確實是玄之又玄的東西。”

        佛道兩門有很多地方是相通的,而道門中就有那么一句話,叫做玄之又玄,眾妙之門。

        玄之又玄的盡處是什么?眾妙之門的門又在哪?

        佛道都在追求這些,又求之不得。

        顧楠說的這句玄之又玄,恰好地說出了在佛門的所求,也恰好地說出了玄奘的所問。

        他就是不明白這玄之又玄是什么,所以才要向西去的。

        兩人吃完了東西,玄奘向顧楠躬身告別。

        可顧楠卻同他說道:“出關的路不好走,我吃了你兩個半饅頭,不然便護送你出關好了,當做還你一個人情。”

        玄奘先是神色一怔,接著回過神,溫聲回絕了顧楠。

        “這西去路途遙遠,多有險阻,玄奘還是自去就好,不勞煩施主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是不信我?”

        顧楠也能夠猜到玄奘的想法,自己的這幅模樣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護送別人的人。

        左右看了看,顧楠扶了一下自己的斗笠,抬起頭來。

        接著在玄奘的眼前,一躍而起,身如輕鴻飛縱,躍上了樹梢。腳尖輕點,踩在了樹枝上的一片葉尖處站定。

        她就直直地站在一片葉子上,可枝葉卻沒有半點的彎折,反而還隨風微動,發出沙沙的聲響。

        哪怕是玄奘這種處變不驚的心境,看到了眼前的一幕,都是呆愣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顧楠從樹上跳了下來,恍若一片鴻毛,緩緩地飄落,站定在了山道間玄奘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現在你可信我了?”顧楠問道。

        可玄奘還是有些呆愣地看著她,他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事,更是從未見過能夠踏空而行的人。

        好久他才想出了一個自己能夠理解的解釋,認真地看著顧楠問道。

        “施主,你難道是菩薩所派,來助玄奘之人?”

        一陣沉默之后,顧楠嘆了一口氣,拿起了腰間的無格,在玄奘的額頭上敲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    一聲悶響,玄奘捂著發紅的額頭退了一步,不解地問道:“施主,你何故敲打于我?”

        顧楠翻了一個白眼:“我以為你念經念傻了,就想看看能不能把你敲醒。”

        ······

        顧楠陪著玄奘上了路,他手中的禪杖一路當啷作響,顧楠覺得有些擾人,可玄奘卻說那是用以警醒自身的,當誠心去聽。大概是顧楠佛心不夠,是聽不進去。

        天色已經漸晚,他們下山的時候已經是星月當空,夜里趕不了路,便只能在山下露宿一夜。

        尋樹枝來點火的時候,玄奘遇見了一條巨蟒,從體型上說確實是可以稱作巨蟒了,就顧楠這些年見過的蟒蛇來說,這條也算是特別大的了。

        足有幾人長的身子盤踞在樹上,水桶粗的腰身慢慢地挪動著,一對淡黃色的蛇瞳死死地盯著玄奘。

        玄奘向后退了一步,那蟒蛇就已經撲了上來,粗大的身子動起來的時候卻是快得讓人都來不及反應。幾乎拉扯成了一條黑線,猛地竄過了半空,對著玄奘張開了嘴巴,露出了尖銳的牙齒。

        “噗呲!”一聲利刃入肉的聲音,一條細細的白光劃過。

        幾滴鮮血濺在玄奘的衣角上,蟒蛇的身子頓住,碩大的蛇頭落在了地上,斷去的干凈利落。半息之后,隨著一聲沉沉的響聲,蟒蛇的身子也從樹上摔落了下來。

        顧楠一甩手中的無格,將它收回了劍鞘里,看了玄奘一眼。

        “你沒事吧。”

        可玄奘卻是出奇的平靜,好像方才經歷了生死的不是他一樣。他只是看著蟒蛇,低下頭,立掌在自己的身前小聲的念道。

        “善哉。”

        善哉在尋常人說來是好啊的意思,不過在和尚嘴中卻是表達罪過后贖罪的意思,這點顧楠倒是知道,她從前的故人里也有過和尚,經常同她講一些佛法。

        晚上,兩人坐在火邊,玄奘看著顧楠似乎若有所思。

        顧楠被他看的不自在,便問道:“你總是看著我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玄奘這才說道:“今日見施主殺那大蛇,下手利落,施主可是,經常殺生?”

        聽了他的話,顧楠回過頭,看著眼前的篝火,往篝火里拋了一節木頭,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啊,我殺過很多生,甚至,殺過很多人。”

        尋常的人聽聞自己身邊的人殺過很多人,恐怕都是會大起戒心,保持距離,盡量不與這人在接觸才對。

        不過玄奘只是了然地點了點頭,依舊是溫聲細語地說道:“善哉,那施主可曾想過放下屠刀?”

        顧楠笑了一下,大概所有的和尚都差不多,總是喜歡勸人,她當年認識的和尚也喜歡勸她。

        對著篝火,她沒有回答玄奘的問題,而是看向玄奘問了一句話。

        “你們佛門總是說放下屠刀。和尚,我問你一句,若是我放下了屠刀得以超脫,那我殺的人怎么辦,這殺孽,誰背呢?”

        玄奘一愣,想了好一會兒,苦笑了一下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施主,容我再想想。”
  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   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