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li id="4ak0k"></li>
  • <input id="4ak0k"></input>

    第273章 手上的绳子呢?




        ?#24187;?#35760;住【39小说网 www.pulb.tw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    ?#24187;?#35760;住【39小说网 www.pulb.tw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 第273章 手上的绳子呢?

    “还有我!”

    扈志明也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    想比刘云卓,他在秦逸手上吃的亏更大。

    他儿子被秦逸打。

    他带领的一群高手在金碧辉煌也损失惨重,又被王成宝那种小角色逼的狼狈离开。

    更关键的是,原本他想着回家找老爷子,准备重振旗鼓杀回青屿市时,沈默芸却求聂老爷子,她被绑架这事不小,聂老爷子又找凌二爷商量,最后凌二爷卖个面子,让扈家先去找秦逸道歉。

    于是,扈志明和他老爹,又连夜赶往青屿市给秦逸道歉,还送了两大箱子钱财贵物。

    现在,聂老爷子去世,对付秦逸再也不用顾忌什么了。

    “二爷,让我们去吧!”扈志明再次请示。

    这时,聂永博急忙道:“二爷,现在不能动他!?#29615;?#38754;,我女儿还在他手里,另?#29615;?#38754;,老爷子明天才下葬,要是现在发生乱子,会伤及我聂?#24050;?#38754;。”

    扈志明和刘云卓把目光投向凌二爷。

    他?#27465;?#33258;的势力比聂永博要大的多,但他们聂家和北都聂轻柔是远亲,单凭这一点就不能和聂家闹的太僵了。

    而且凌二爷?#38405;?#23478;,一?#22791;?#20104;很大的面子。

    果然,凌二爷在稍稍犹豫了一下后,开口道:“那就等老爷子安心入土后在动手,我要沈默芸,你秦逸留给你们。”

    “谢二爷。”

    聂永博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  这几天自从秦逸来,他每天不是紧张就是松口气,不是把心提到嗓子眼,就是快掉出来,没一天安生的时候。

    ……

    晚上。

    在喂了沈默芸一些米粥后,沈默芸终于?#29273;礎?br/>
    睁眼看了下?#38393;埽?#36731;启唇齿,问守在床边个秦逸:“这是哪里?”

    这时聂冬妮端过来一杯水,笑着道:“默芸姐,这是我房间。”

    “你房间?”沈默芸诧凝眉诧异。

    在她的记忆里,整个聂家对她都是那副痛恨的态度,也包括聂冬妮。

    今天这是怎么了?

    先是在?#36820;?#20250;上扶自己,说了一些关心自己的话。

    现在自己又躺在她的房间,她又对自己微笑。

    这在以前是?#27704;?#27809;有过的。

    聂冬妮似乎看出她的疑惑,歉意的低?#36820;潰骸?#40664;芸姐,对不起,以前是我不对……”

    沈默芸神情一滞,看向秦逸。

    秦逸耸了耸肩,道:“她似乎是真心道歉的。”

    慢慢的,沈默芸鼻子感觉酸酸的。

    她也是普通人,也渴望过亲情,但换来的却是聂家无休止个讥讽,?#27704;?#27809;想过有一天,有着血缘关系的聂家,会有人给她真诚的道歉,更没想过会关心她。

    “你现在需要情绪稳定。”秦逸劝慰她道,“这两天你把眼泪哭干,损伤泪腺,导致神经衰弱,而且身体机体营养也跟不上,保持心静才能尽快?#25351;矗?#19981;会你都没有力气参加明天的葬礼。”

    沈默芸点?#35828;?#22836;,她现在想哭也哭不出来了,扭头?#38405;?#20908;妮报以微笑,以示感激。

    “今晚你早点睡吧,就不要守灵了,你放心,守灵的人有很多。”聂冬妮一边扶起她?#39038;?#19968;边说道。

    沈默芸想起身试试,结果如秦逸刚才所言,就算想去守灵,也没有一丝力气,只得遗憾作罢。

    “好了,你喝些水你接着睡吧,明天就会好很多。”秦逸道。

    待沈默芸再次入睡后,聂冬妮也打了个哈欠。

    “你早点休息,不用管我,我待会儿睡椅子上就好。”秦逸很绅士的?#38405;?#20908;妮说道。

    聂冬妮看了下床,回道:“你也上来睡吧!我这床大,能撑得下三个人。”

    “那真是太?#34892;?#20102;!”

    聂冬妮的话音?#31456;洌?#21482;见秦逸立即脱鞋躺床上,比她速度还快……

    秦逸躺在中间,沈默芸和聂冬妮躺在两侧。

    床虽然足够大,可三个人还是有点?#23548;罰?#31206;逸和聂冬妮也都紧挨着,让房间里气氛有点不太自然。

    秦逸想和昨晚一样?#19968;?#39064;聊天也不成,还有顾及旁边急需休息的沈默芸,最终,只能往沈默芸这边靠,以此来减少与聂冬妮间的尴尬。

    好在聂冬妮在?#36820;?#20250;上哭的厉害,也很累了,很早就入睡。

    秦逸知道自己果睡的习惯难改,索性自己把自己的手绑起来,以防半夜睡觉时又不知不觉开脱。

    第二天。

    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,秦逸舒舒服服的舒了个懒腰,一不小心双手就碰到了左右两边的聂冬妮和沈默芸,赶忙又很正人君子收回手,心里在却在回味刚才的一片柔软。

    “手?”

    秦逸忽然想到什么,急忙把双手举到眼前。

    一时间,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?#23567;?br/>
    明明记?#31859;?#26202;为了避免又果睡,特意把自己双手绑了起来。

    现在,手上的绳子呢?

    绳子没了,那自己会不会又……

    秦逸小心翼翼的低头往下看。

    这一看,总算松了口气。

    果睡是果睡,?#36824;?#36523;上盖着被单,总算没有暴露什么。

    左右看了看沈默芸和聂冬妮,发现她们两个都是侧真身,脸朝另一边,于是赶忙?#37027;?#31359;衣。

    起床后,这才?#34892;?#22905;们两个,却见她们两个一个个脸红一片,眼神也有一丝慌乱。

    “怎么了?”秦逸疑惑的问。

    “哦,没什么。”聂冬妮低头回道。

    沈默?#31185;?#36523;打了个哈欠,要下?#24425;保?#36523;体一虚,差点软倒。

    秦逸赶忙扶起。

    沈默芸再次?#25104;?#19968;红,把目光撇开,道:“可以了。”

    接着,她便挣脱秦逸扶着的手,扶着了一下墙壁,往洗手间去。

    看着她疲惫的样子,秦逸疑惑的挠了挠头,?#27490;?#36947;,“不该啊,昨天给她针灸后,只需要补偿水分和食物以及充足的睡眠就可以了,她怎么还是精神不好?”

    “她怎么了?”秦逸看向聂冬妮。

    聂冬妮犹豫了一下,回道:“她,她……昨晚给你盖了好几次被单……”

  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  秦逸心里一阵感动,“她身体都那么虚弱了,还怕自己着凉,给自己盖被单,实在是太感动了,待会儿要好好?#34892;?#22905;。”

    “不,不是。”聂冬妮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她是为了不让我尴尬,所以才给你盖……”

    “不让你尴尬?”
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
   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河北20选5奖金多少 吉林新快3开奖结果 福彩35选7开奖时间 彩票大乐透中奖书 皇冠190vs即时足球指数 极速快3计划网页版 二中一的精准平码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快3猜大小天天计划 香港五分彩 4月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斗地主赢话费破解 六肖中特最准网站 福利彩票中奖概面 福建十一选五手机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