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trong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4ak0k"><label id="4ak0k"></label></object>
  • <li id="4ak0k"></li>
  • <input id="4ak0k"></input>

    正文 番外小劇場 女兒奴




    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pulb.tw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        訓練場上開始喊了口號,舒云睜眼后,先去看了一眼龍鳳胎,直接去了花廳的位置,今日,尹德赫會直接過來,她的身后跟著康熙派遣的御林軍。

        康熙準備讓尹德赫過來坐鎮,若是調查出了問題,尹德赫也能第一時間頂住壓力,直接處置水軍的問題。

        “小乖,今日岳父會過來,要準備午膳哦!”胤禛低頭說道。

        她睜開雙眸,迷迷瞪瞪的說著,尹德赫過來,軍營里應該能安穩下來了,這兩日訓練,胤褆和納穆都發現將士們都沒了熱情。

        胤褆和納穆二人紛紛的登陸艦船上,與那些將士們一起訓練,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,訓練的強度更是加大。

        他們的雙腿都綁了沙袋,不斷的在訓練著,他們承認體力因這段時間的訓練諸部上升。

        用了早膳后,舒云再三交代素蘭,今日要多準備一些膳食,畢竟,尹德赫遠道而來,肯定不會光自己過來的,他身邊應帶領了一些侍衛過來。

        胤禛又交代了那些跟隨的侍衛,基本都是康熙身邊的御林軍,這些人人必須出面好好的招待,尹根覺羅氏肯定無法承擔這樣的重擔。

        畢竟,這邊無法像京城那樣,物資充足,只要交代一下奴才,所有的物資就都置辦齊全了,這里無法把東西找齊,舒云則擅長利用現有的東西來招待客戶。

        “小乖,都準備好了?”舒云呆著孩子們去了訓練場,胤禛靠在旁邊問道。

        胤禛端著酸梅湯,看著泥塘里正在打滾的將士們,臉上多了一份坦然。

        “嗯,全部安排好了,咱們盡量吃海鮮吧。”舒云無奈道。

        烈日下,將領們都按照命令不斷的做著動作,舒云坐在太師椅上,看著將士們訓練,胤褆站在泥塘的旁邊,一聲聲的下達指令。

        納穆坐在高臺上,翻閱著手里的卷宗,上面有了一些將士們詳細情況,有些家里的狀況更是記錄的一清二楚的。

        “另外,降暑的酸梅湯和綠豆湯都準備好了,再等半個時辰,就能直接送來了!”舒云看了一眼懷表,現在,日頭還不是最大的時候,進入三伏天后,胤禛特意把訓練的時間改變了,3點以后再開始訓練。

        胤禛頷首,小乖準備了這些,是為了能夠暫時沒不必要的折損。

        一盆盆的綠豆湯和酸梅湯都被搬運過來,而且,上面還飄著一片片的冰片,胤褆瞧著酸梅湯和綠豆湯過來后,直接的揮了揮手,下達命令。

        將領們得到休整的命令,直接沖到了青花瓷的盆里,他們每個人都在用水壺裝好,直接灌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一口下去,將領們瞬間覺得渾身冰涼,訓練場上,差點覺得自己要中暑了。

        “老四,這酸梅湯真解暑,”胤褆也喝了一杯,感覺渾身冰涼,“小乖,你要知道,這么大了天,能有這樣的水喝一碗,實在是解暑啊!“

        胤褆大咧咧的往松克里宜爾哈的位置上一座,把女兒抱在了膝蓋上,低首親了松克里宜爾哈的臉頰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.....阿瑪是臭臭的!”松克里宜爾哈揮揮手,直接拍了胤褆一下。

        他的直接樂呵了起來,女兒在他撒嬌道。

        “松克里宜爾哈,阿瑪在辦差,身上都是汗水。”胤褆哈哈大笑起來,尹根覺羅氏捂嘴笑了,“一會,阿瑪去洗澡,很快就沒味道了。納穆,你去訓練,我先去洗個澡!”

        胤褆把孩子放在了太師椅上,他卻直接去帳篷那邊梳洗。

        “大嫂.....”胤禛黑線了胤褆何時會說笑了?

        “松克里總是說說了,阿瑪太刻板,一點不喜歡!你大哥還能不改?”尹根覺羅氏小聲解釋道。

        臺子上的幾人都愣了,原來,松克里宜爾哈也是愛干凈的,尹根覺羅氏都沒扳好的壞習慣,道了松克里宜爾哈這里,只要一句話就直接解決了。

        “果然,女兒奴啊!”尹根覺羅氏一笑,“老四,也是一個女兒奴,他們兄弟二人都是重女輕男的,想要保護女兒。”

        噗嗤!

        舒云直接笑噴了,胤禛也是這樣,是瑚圖里豐生扎喇芬說的,胤禛都會當做圣旨一樣來遵照呢。

        “大嫂,醋了?”女兒在胤褆和胤禛的心里,絕對是瑰寶。

        說實話,舒云也覺得有些微醋了。

        “小乖,你不醋?”尹根覺羅氏凝視著舒云,“每天晚上,回來第一件事兒都是要看女兒,成親后,胤褆一直在軍營里面忙碌著,有了女兒后,他會盡量陪伴女兒,休沐時,不再像往日那般,直接在軍營里面和兄弟們在一起。而是回到府邸,帶著妻女去逛街。”

        尹根覺羅氏對胤褆的做法很開心,不過,這一切的源頭卻是由女兒而起,她的心情瞬間不美麗了。

        “爺也時常這樣說我!”舒云有時也會與瑚圖里豐生扎喇芬醋了,“所以,大嫂,我是與您站在一起的。”

        胤禛怒瞪一眼,舒云直接扁扁嘴巴。

        “阿瑪做的很好!”松克里宜爾哈不愿意胤褆被說,直接惱火了起來,“額娘,你不能這么說的!”

        “還護著你阿瑪了?”尹根覺羅氏捏捏松克里宜爾哈的小臉,“額娘陪你這么長時間,你還向著你阿瑪?”

        舒云樂呵起來,小臉更是苦悶了,瑚圖里豐生扎喇芬眨巴著眼睛,瞧著姐姐在旁邊撒嬌,她吃沙冰。

        “誰說的,我最喜歡額娘了。”松克里宜爾哈趕緊下了椅子,蹭到了尹根覺羅氏的身邊,小臉皺巴在了一起,“額娘,我說讓那個阿瑪去梳洗,是害怕阿瑪身上的汗味會讓額娘難受。”

        舒云咋舌,松克里宜爾哈小嘴巴很甜,見到額娘說這些話,在胤褆的面前,又說了另外一番。

        不過,她道覺得松克里宜爾哈這樣做極好,在婚后,松克里宜爾哈需要周旋在女眷們的周圍,她能如此的變通,她的舉動能讓舒云等人非常的開心。

        “你這鬼丫頭。”尹根覺羅氏笑了,她摸了摸松克里宜爾哈額頭,讓她乖乖的坐在自己的身邊。
  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   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